人骨头XD

人傻,心眼小,脾气又不好

【ALL玄】相性一百问——云玄

作为一个吃ALL的厚颜无耻之徒,只能说一句多cp缓慢更新,拒绝撕逼,也没指望着世界和平。
 
【云玄】
骨:我,曾经也想做个正经写手,执笔对简挥毫着墨,说尽天下不可说之事,诉尽苍生未曾诉之情。然而……我还是对美色和武力屈服了,元直兄我对不住你,但小生真的打不过赵将军……
 
1 请问您的名字?
骨:赵将军,照例介绍一下自己吧。
云:赵云,字子龙,常山真定人。
 
2 年龄是?
玄:我当时三十四左右,子龙比我小一些。
骨:我发现了,玄德公喜欢年下是吧。
 
3 性别是?
骨:下次考虑删掉这道题吧。
   
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
云:沉稳谦逊,英勇果敢,忠于主公,献身季汉。
骨:好,真好!【忍不住鼓掌】
  
5 对方的性格?
云:主公宽以待人,礼贤下士。
玄:子龙忠心耿耿,骁勇善战。
骨:我就知道没什么新奇的。
玄:不只如此,子龙还很温柔可靠啊。
云:不不不,主公才是温柔宽和。
骨:既然有这些话就不要说别人都知道的啊!
   
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玄:官渡之战?子龙跑到袁营投奔我。
云:不……主公,应该是公孙瓒帐下吧。
玄:哦……理解错误,理解错误。
 
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玄:仪表堂堂的年轻将军。
云:平平无奇的一个人,但笑起来能让人感到温暖。
 
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?
玄:子龙性情率真,秉承道义,在人心不古的乱世实为不易,虽然显得他有些固执愚钝,但其实这才是一份至纯至净的返璞归真啊……
骨:玄德公你少说几句吧,子龙将军在一边都乐开花了。
 
9 讨厌对方哪一点?
玄:嗯……
云:末将对主公没有任何不满!
骨:子龙将军还没从上一题的劲里缓过来呢……玄德公是想说还是那份固执愚钝吧?
玄:啊……是。
 
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玄:挺好的?在公孙瓒那我和子龙还挺投机的。
云:主公对末将一直很好!啊……请问一下末将什么时候让主公不满了?
骨:你反对伐吴的时候啊!将军你跟上节奏好不好!
  
11 您怎么称呼对方?
玄:子龙?
云:主公,大王,陛下。
骨:我知道套路,子龙将军私下里肯定也喊“玄德”对吧?
云:不会,我对主公敬重万分,绝不做逾矩的事。
骨:……屁咧,你都把人压在身底下了还说什么不逾矩。
 
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玄:叫字就可以。
云:这,云不敢……
玄:【打断】云长,孔明他们都这样称呼过我,你也可以这样叫。
云:末将……
骨:这是说明玄德公认同你了呀,将军……
 
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您觉得对方是?
玄:草原上的骏马,潇洒自在,又敦厚温顺。
云:直面风雨,栖居于悬崖的雄鹰,即使向着崖底直坠而去,也有终将陡升的信念。
骨:你们套路我……之前怎么不说动物。
 
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您会送?
玄:一匹好马吧。
云:主公故乡的一些名产。
 
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云:想要……主公来陪我一天……
骨:享受一下玄德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感觉?
玄:【笑】那我想要子龙更加爱护自己的身体,少承受些病痛。
骨:啊呦~
玄:毕竟我也是被病痛折磨过的人。
  
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?一般是什么事情?
玄:谈不上不满吧,子龙于公于私一直都尽心尽力,相反我倒是一直都有愧疚。
云:不,主公在云眼里一直都很好。
 
17 您的毛病是?
玄:年少时冲动莽撞,年纪大了又有些优柔寡断犹豫不决。
云:对于排兵布阵的智谋和镇守一方的胆略还有欠缺,没能更好的为主公效力。
骨:二位自我检讨过于深刻,不要对自己太严苛好吧?
 
18 对方的毛病是?
玄:非要说的话,就是正直到了固执的地步,有些过了头。
云:唔……
骨:子龙将军认真思考一下,不要糊弄哦。
云:【为难】就是……天涯行遍,处处留情……
 
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?
玄:子龙真的很少惹我生气。
骨:哦?很难得嘛,无论关将军还是丞相都会有让玄德公不快的事啊。
玄:因为知道他为了道义并无偏私,虽然蠢但是一脸正直的样子让人生气不起来。
 
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?
玄:在我冲动的时候吧,子龙性格冷静,有时候会阻止我。
云:嗯……
骨:子龙将军为难就算了。
 
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?
玄:相依为命的程度吧,白帝城时我将子龙当做依靠,子龙也将我看作性命一般。
骨:没想到两位有这样深刻的羁绊啊!
云:【强忍着不傻笑】
 
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
云:【看向刘备】江东求亲?
玄:长坂坡之后吧。
 
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?
玄:毕竟是第一次嘛,还是挺紧张的,但是想到子龙长坂坡受的苦,心就软了。
骨:【迷惑】玄德公你说的是约会吗?
 
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?
骨:不会是二人初夜的程度吧?
玄:心灵初次交汇的程度。
 
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?
玄:只论次数的话……东吴,益州,白帝城。
骨:随战线辗转?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权:你们真把我东吴当成旅游圣地了啊?
 
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?
玄:特意留出空闲陪他做想做的事。
云:为主公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吧。
 
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?
玄:如果是长坂坡的话是我,白帝城的话是子龙。
骨:玄德公这么主动的一个人,白帝城怎么让子龙将军抢了先?
云:只是看着被病痛折磨,垂垂老矣的主公,这么多年来隐藏在云内心的感情就……
骨:好了好了,将军控制情绪。
 
28 您有多喜欢对方?
云:倾尽一生守护,不求名利,甚至是一眼回眸。
骨:玄德公到你说了。
玄:我说不下去了…………虽然,虽然我一生有愧于你,但往后的生生世世都会对你好。
云:【感动】主公……

29 那么,您爱对方么?
云:【看向刘备】
玄:【笑】爱。
 
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?
玄:一脸倔强的跪在殿前说“请陛下准许”的时候。
云:冷着脸说“不必再说了”的时候。
 
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,你会怎么做?
云:如往常一样,毕竟主公的心从来不属于云一个人。
玄:随他去吧,如果子龙能找到愿意陪伴他一生的女子,我也会为他高兴。
云:【坚定】不,我只要主公一个人。
 
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?
玄:【苦笑】可以。
云:云也一样。
骨:啧啧,真是受不了你们。
 
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?
玄:可能路上遇到什么变故,派人打探一下为好。
云:主公可能有事耽误了,但也可能遇到危险,所以云一般会自己跑去寻找。
 
35 对方性感的表情?
玄:骑在马上威风凛凛,气宇轩昂的样子。
云:身着喜服面若桃花向我一步步走来的时候。
骨:子龙将军很适合骑马呢。
玄:特别是白马,说到这还真有点怀念在公孙兄长帐下的年月。
 
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?
玄:子龙恭敬跪在面前,抬头认真看向我的时候。
云:主公安睡在我怀里的时候。
 
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?
云:在公孙帐下与主公畅谈的时候。
玄:白帝城时倚靠着子龙携手游园的时候。
骨:二位这就叫最终的最初吧。
 
39 曾经吵架么?
玄:很少的几次。
骨:毕竟以子龙将军的身份,也谈不上吵架吧。
 
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?
玄;政见不和的争吵。
骨:感情上的呢?
玄:几乎没有,子龙也不是那种容易动气的人。
 
41 之后如何和好?
玄:不算和好,大概只是接受事实。
云:最后还是要看主公的决断。
 
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?
玄:永生永世。
云:【笑】诺。
 
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?
玄:子龙不顾性命安危救回阿斗的时候。
云:主公在需要帮忙时,第一个叫云的名字时。
 
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?
云:赤诚相待,以命相护。
玄:无言的信任与依靠。
 
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“已经不爱我了”?
玄:当子龙关切的目光不再追随我的身影的时候。
云:当主公不再需要我的时候。
骨:玄德公你真是被宠坏了。
玄:【无奈】我只是实话实说。
 
46 如果死亡的话希望在对方之前还是之后?
云:之后,我希望能在主公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陪伴着他。
玄:子龙的话,能够在沙场上同生共死也是一种浪漫呢。
 
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?
玄:【异口同声】有。
云:【异口不同声】没有。
骨:……嗯?子龙将军真的吗?
云:除了……除了从前偷偷恋慕主公的事之外,没有任何的隐瞒。

48 您的自卑感来自?
玄:年龄……容貌?
云:能力。
骨:玄德公不要太不自信,要相信我们的审美。
 
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?
玄:在此之前一直都是秘密,但我总觉得有些人是清楚的,比如孔明。
骨:你要说丞相有什么不清楚的?
 
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?
玄:以我的经验来看,没有感情可以维持永久。
云:但只要主公不弃,云会将这份感情维持到永远。
玄:【笑】我知道。
 
51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玄:受。
云:攻。
 
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玄:我其实也想知道,不过长久以来似乎已经习惯了。
云:主公身体不如我健壮,卖力气的事我来就好。
 
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玄:即使我说不满意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骨:不不不,只要玄德公说不满意,子龙将军肯定依着你。
玄:我的意思是即使嘴上说不满意,但我心里并不打算做出改变。
骨:…………
 
54 初次H的地点?
玄:从当阳向江夏转移的路上。
骨:呃……野战?
 
55 当时的感觉?
玄:非常紧张,感觉随时都会被发现。
云:主公当时哭了,但仍然紧拥着我,让我欣喜却又有些心痛。
骨:玄德公这是想起什么了?
玄:我心疼子龙又心怀愧疚,五味杂陈,控制不住情绪也是很正常的吧。
 
56 当时对方的样子?
玄:像是看着心爱之物一般温柔,但黝黑的双眼中又有着难言的野性。
云:像是把我当做汪洋中最后一根稻草,在痛苦中沉溺。
 
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?
云:主公,该出发了。
玄:嗯。
 
58 每星期H的次数?
骨:不好说的话,就说一下最多和最少的时候。
玄:最多是在江东,最少……这之后就没再做过了。
骨:江东?赤壁的时候吗?
玄:呃,东吴迎亲的时候……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曹:【戳孙权】能忍?
权:【咬牙切齿】不能!
香:听不下去了!我要回娘家!
 
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玄:三、四次吧,如果我再年轻一点的话。
云:都依主公。
 
60 那么,是怎样的H呢?
玄:怎么说呢……就像驯服野马一样?
骨:非常激烈啊。
云:咳……毕竟是觊觎已久的的东西,偶然得到了,总会激动吧。
 
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?
云:颈侧。
骨:哦?
云:就是主公在我颈边喘息或者啃咬的时候……
骨:好吧好吧。
 
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?
玄:嘴唇吧,一般亲吻的时候,子龙会比较高兴。
云:大腿。
玄:嗯?是吗?
云:是。
 
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?
玄:一匹放纵的烈马。
云:在在深渊中苦苦挣扎的人。
 
64 坦白的说,您喜欢H么?
玄:喜欢。
云:嗯。
 
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?
玄:呃……没有一般的场所。
骨:不是吧,二位一直都是野战?
 
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?
云:主公家乡吧。
玄:为何?
云:偶尔也想有寻常人一般的生活。
 
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?
玄:之后吧,之前也有过。
骨:我理解,二位条件艰苦么。
 
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?
玄:没有过。
云:像是我会矢志不渝的保护主公之类的吧。
 
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?
骨:玄德公拒绝回答这个问题,那子龙将军呢?
云:没有。
 
70 对於「如果得不到心,至少也要得到肉体」这种想法,您是持赞同态度,还是反对呢?
云:反对,这是违反道义的事。
骨:仔细想想,上一期丞相可是认同的。
 
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,您会怎麽做?
玄:我已经厌烦这个问题了,到底是什么人非要和整个国家作对。
骨:玄德公不知道,不代表这种人不存在,说到底还是为了刺激人的道德底线越来越低了。
云:杀了他。
骨:喂,将军你突然冷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让人很害怕呀。
  
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?或是之后?
玄:还好吧,也许在之后会有些不好意思。
云:之后。
 
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「我很寂寞,所以只有今天晚上,请…」并要求H,您会?
骨:这种题目玄德公已经厌倦了,就单问子龙将军吧。
云:如果是主公,也许还有答应的可能。
骨:将军想得真全面。
 
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?
玄:我就一般吧。
云:自己也不太好评价。
骨:玄德公身经百战,也只是一般吗?
玄:算我自谦好吧。
 
75 那麽对方呢
云:我觉得主公比我擅长。
玄:子龙也不错啦,我很满意。
 
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?
云:叫我的名字吧,至少知道主公没有把我当做别人。
玄:我一直都清楚我和什么人在做什么,子龙就是子龙,不会是别人。
 
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?
云:泪眼朦胧的看着我,那时主公的双眼中只有云一个人。
玄:闭上双眼紧紧皱眉仰着头时享受的表情。
  
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?
骨:玄德公依旧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云:不可以。
 
79您对SM有兴趣吗?
玄:没有兴趣,没有。
云:我只想让主公舒服,其他的没有兴趣。
 
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,您会?
云:这也不是没发生过的事情。
骨:所以?
云:只是接受我在主公心中比不上关将军的现实罢了。
 
81 您对强奸怎麽看?
云:无耻之人所为之事。
玄:抵制,全国抵制。
 
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?
玄:背德感吧,想对眼前的人好,就会对不起另一个人。
云:主公因为我而痛苦,我也不会快乐。
  
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,最令您觉得兴奋、焦虑的场所是?
玄:长坂坡吧,毕竟是第一次。
云:我觉得是在东吴,主公娶亲的日子啊……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曹:不用看了,东吴的人都回去的差不多了。
  
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?
云:没有吧,主公主动提出过,但算不上诱惑。
骨:比如呢?
玄:比如在长坂坡,江东都是我提出来的。
骨:啧啧,我以为……
玄:谁让子龙用那样迫切的眼神看着我,我想不说都难。
  
85 那时攻方的表情?
玄:表面错愕惊慌,但眉梢眼角都写着欣喜,眼睛都亮了,那点推脱之词骗不了我。
云:【无言以对】
 
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?
云:我不可能做这种事。
骨:一身是胆的子龙将军也有不敢的时候啊。
 
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?
骨:我们来假想一下。
玄:嗯……
云:嗯……
骨:真是凄惨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渊:你这样主持节目,很快就会被辞退的好吗。
 
88 对您来说,「作为H对象」的理想是?
云:敬爱的人。
骨:将军你直接说玄德公好了,谁会和敬爱之人做那事。
 
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?
云:嗯。
 
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?
玄:……有吗?
云:应该没有
 
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?
云:长坂坡。
玄:……下一题。
 
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?
云:是。
玄:【扭过头】
 
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?
云:嘴唇,因为主公在不想让我说话的时候就会吻我。
玄:眼睛。
骨:很微妙呢,二位。
 
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?
玄:额头。
骨:哦~亲吻额头是……敬重,爱护?
云:脚背。
骨:……子龙将军这是想表达臣服,嗯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姜:【后背一冷】
 
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?
玄:如果我表达出喜悦的感情,子龙就会很受鼓舞。
云:紧拥着主公将他全身包裹起来的时候。
  
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?
云:过去与主公的种种回忆。
玄:子龙身上的刀伤剑痕,战场上所受的苦难。
 
97 一晚H的次数是?
玄:一两次吧。
骨:因为条件艰苦什么的?
  
98 H的时候,衣服是您自己脱,还是对方帮忙脱呢?
玄:我的衣服都来不及自己脱。
骨:噫~~
云:【强调】我只是想多帮主公做点事。
骨:我懂我懂~毕竟二位机会不多,将军急切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 
99 对您而言H是?
云:能够拥有主公的机会。
玄:少有的能够给予子龙的东西。
  
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
云:纵使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仍然会矢志不渝地追随您。
玄:你在我心里的位置,从不比任何人差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曹:真冷清。
惇:毕竟东吴的人都走了,蜀国人也没来全。
飞:二哥可能气死在家里了,徐军师第三场实在没有勇气听下去了。
姜:陛下前两次哭得眼睛现在都没好,丞相已经不敢让他来了。
某人:借一步说话。
骨:你是……唔!救……唔唔唔!

评论(8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