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骨头XD

人傻,心眼小,脾气又不好

【EB】同极相吸 双alpha设定


        Brandt第一次真切认识到Ethan是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,是在他飞身扑出窗口,抓住Ethan脚腕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是挂在一百多层的巨大建筑上,面临着随时都有可能粉身碎骨的危险,Brandt仍然无法忽视周身猛然浓烈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。这唤醒了他早已抛在了脑后的事实——Jane也是个alpha。
      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蠢的事,三个alpha在临危时同时散发的信息素几乎让Brandt想要削掉自己的鼻子。这种情况下他还没有松手,也算是对得起逝去的部长了。
        Brandt拼命忍受着抓狂的冲动,任由Ethan攀着自己的肩膀爬上来。待三个人都回到了安全地点,Brandt就看到Jane手脚并用迅速蹭到沙发边,能离开多远就离多远。同时他也在地上滚了两圈,和另外两个人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。
       虽然Brandt之前也是一名外勤特工,但他的队员一般都是Beta,有的时候甚至他就是唯一的alpha。所以这种三个alpha一个omega的队伍他根本应付不来。
       就在三人惊魂未定的时候,Benji推门走了进来,语气中带着笑意。因为按时完成了任务,他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。立刻,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。
       但很快Benji就笑不出来了,omega对alpha信息素的反应比其同类要敏感的多。在闻到刺鼻气味的瞬间,他捂住鼻子退后了两步,瞪大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粗喘的三人,不用猜就知道他脑内肯定飞速闪过了众多NC-17的镜头。
       “我到底错过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 没有人理他。
       Jane站起来拿出信息素消除喷雾,粗暴地扔给Ethan,“赶快处理一下,这屋里根本没法呆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 Jane的态度简直算得上温和,alpha天生的领地意识无法接受另一个alpha如此近距离的释放信息素,就算之前有再好的的印象,Brandt和Jane都不可能对Ethan有什么好脸色了。
       一边听着对隐形眼镜的解说,Brandt一边瞟了眼Ethan的走来走去的身影。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敏锐的特工下意识看向他,目光相接的同时还习惯性地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 哦,他妈的。
       Brandt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   真是没眼看了。

       好在这三位alpha都极其优秀,在接下来的任务中无论是打斗还是争吵,都控制着自己信息素的散发。即使是在Ethan怀疑Brandt身份,导致交手的时候,也只有他们两个人闻到了空气中微量沉重的气味。
       但这并不代表着Brandt对Ethan的印象有所改观,这体现在去印度的飞机上,四人完成了分工,打算各自休息片刻的时候,他以“我好歹做过一段时间文职,应该比你们两个更有自控力,所以我和Benji挤一边”的方式拒绝与Ethan过于亲密的接触。
       然而Jane明显也不愿意和Ethan待在一起,她以“我是女人,即使发生了什么也是我吃亏”的优势强行拽走了Benji,留下他一句“什么叫作‘也是我吃亏’?!”的嚎叫和扼腕长叹的Brandt。

       两人将座椅改了改,使椅背放下来刚好拼成一张床。拉上帘子,关了灯,机舱里昏暗下来。Ethan拿了条毯子睡在内侧,原因是Brandt不想和他贴在一起所以宁愿只躺在边上。
       安静下来后,Brandt听到不远处传来了Jane和Benji安稳的呼吸声。他尽量放松自己,准备进入睡眠。
       谁知那位永远不安分的传奇特工这时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,将他按得躺平还顺手盖上了毯子。Brandt带着怒意看向他,用眼神询问:“你丫有事么”。
       Ethan半侧着身子,鼻尖的汗毛被Brandt的头发搔的发痒,他低声开口,嗓音因为声带按压而沙哑:“你还在生气吗?信息素的事是我的错。”
       Brandt没想到对方会道歉,毕竟这种事也是不可抗力,alpha对同类信息素的抵触是天生的,怪不得谁。
       “你向Jane道歉了吗?”Brandt反问。
       Ethan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 “那她原谅你了吗?”
       Ethan没说话也没动,只是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。
       Brandt摆了个“看吧”的表情,不适应地向边缘蹭了蹭,和Ethan离的太近他还是有点别扭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不怪你,两个alpha本就容易相互抵触,你看Jane也没给我什么好脸色看,她摆弄隐形眼镜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会瞎。”
       Ethan闻言闷闷地笑了,Brandt能从中听出一些畅快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 很快,Ethan收敛了笑意,他的夜视能力还不错,这样近的距离对方的睫毛颜色他都能看得出来。虽然Brandt那么说着,但Ethan明白他不过是在安慰自己,因为Brandt一直在试图不着痕迹地推开搭在他身上的胳膊。
       这令一向自以为魅力无穷的传奇特工有点受伤。
       Brandt以为他们谈开了,也该睡了,却没想到Ethan抓住他外边那一侧的肩膀,将他整个人翻过来,压在了自己身上。
       Brandt整个人都紧绷起来。
       此时没有危险,也没有发情,Ethan身上的味道只有靠得很近才能闻得到。Brandt被他按着脖子,鼻子正好凑到颈侧。
       Ethan没有alpha普遍喜欢的香甜气息,也没有男人普遍喜欢的柔和体香,但Brandt却意外的能从中闻到一股咸涩的海风。那种气味宽广而阔大,带着强有力的包容感,不由自主地让人心胸豁达。
       Ethan温热的手掌包裹着他的后颈和皮带上方的腰部,那股温度是alpha强悍和侵略性的象征,如同Brandt喷洒在对方耳根的气息一样。
       “Ethan?”两个alpha搂在一起果然太热了,Brandt扭动着身体想要保持距离,但腰上的胳膊却缠得更紧。
       “你他妈搞什么?”Brandt有些恼怒地想要强行挣脱束缚,但却感到颈窝处Ethan的嘴唇动了动,每吐出一个音节都搔痒着他的皮肤。
       “我不讨厌你身上的气味,Brandt。那就像草原,干净的风中带着鲜草的苦涩味道,一种奇妙的宁静感。”
       Brandt简直觉得Ethan将和任务目标调情的那一套用在了自己身上,他也不喜欢Ethan用的形容词。宁静?认识你之后我连安静都快不知道是什么了还提什么宁静。
       但事实上Brandt不讨厌Ethan,他怎么可能讨厌他?克罗地亚的事件让他愧疚还来不及。
       Brandt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呼出去,由于靠近腺体,他鼻腔中满满都是Ethan最纯正的味道,那仿佛能够洗清所谓alpha相互抵触的天性。
       “再怎样也不如omega,”Brandt表明态度,“但我也不讨厌。”
       Ethan的手臂有一瞬间的僵硬,然后更加用力的抱紧Brandt,致使两个人的胯部都贴在了一起,Ethan的手指缓慢摩挲着他的耳根,掌心的薄茧擦过颈侧的腺体。就在放在他腰上的手有向下抹的趋势的时候,Brandt终于忍不住推开了Ethan。
       这实在是太热太暧昧了,再怎么样Brandt也不想在将要玩命的任务之前擦枪走火,更何况不远处还有一个处于浅眠状态的omega。
       “和解了,赶紧睡吧,不然就要着陆了。”
       Brandt躺平之后感觉身上的热量消散了一点,Ethan没说话,只是呼吸声也渐渐平稳了下来,作为和解的诚意,他任由Ethan搂着自己的肩,而没有挪开。
      
TBC
===
如果这是一篇没有肉的ABO你们还吃吗?【滑稽】
没错就是没有肉

评论(13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