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骨头XD

人傻,心眼小,脾气又不好

【关刘】古城前夜

这夜里静得很。一只孤鸦飞上枝头,信口叫了两声,几片枯叶趁此落下来,唰唰声十分清晰。

关羽觉得后背肩胛处有些薄汗,温热着并不舒服。他侧过头,眼帘中如豆的烛光轻轻跳动,难安地蹦出一颗火星。

他似是卧在榻沿上睡着了,手里还握着酒盏,盏里残酒淌在衣衫上,浸润了一片。

昨日关羽与刘备相会,两人禁不住胸中的喜悦,在驿站开怀畅饮。酒过三巡,便都有了些醉意。

关羽记得自己跪在榻边,右手持盏,左手纠缠着大哥的衣袖。大哥目光如水般柔软,又如星辉绚烂,由于饮酒,他双颊酡然,嘴边尽是令人无法忽略的笑意。

两人互诉这半载间的经历,说到动情处,大哥伸手轻抚他那五绺长髯,笑得有些痴,“云长这须髯一如从前。”

关羽昏沉沉中只觉得须根部发痒,记着曹孟德也赞过自己为美髯公,但大哥的声音却似从更早的时间传过来,也更令自己欣喜。

关羽支起身子,缓缓活动酸痛的臂膀。左臂的衣袖被压住了,他无意间的拉扯让榻上本已睡熟的刘备顿时清醒了三分。

“云长?”刘备的声音沙哑,他半阖着双眼,神色中满是倦意。

关羽顿了片刻,轻轻将衣袖扯出,低声道:“无事,大哥歇下吧。”

刘备视线流转,扫过几案上的烛台,打翻的酒壶,他坐起身来,揉了揉惺忪睡眼,“云长何不到榻上同寝?”

刘备的声音像是咒语,从未知的虚空中飘来,带着一袭让关羽思念已久的温暖。这半载的曹营生活,不说是时时刻刻提心吊胆,也几乎没有放松警惕的时候,更不要说在舒适的床榻上睡个安稳觉。

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拥抱面前这个人,多渴望和对方相拥而眠。

关羽松开右手,酒盏滚到地上,沉闷的咕噜声伴着心弦颤抖。他伸手欲抚摸刘备的脸颊,却意外地碰到了宽松里衣下的锁骨。

刘备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,他见关羽凤目微睁,其中是如同三月春柳搅动的水色,有种说不出的眷恋。这让他只觉得双颊比刚刚饮酒时还要烫。

刘备深吸一口气,猛地抓住关羽的衣领,将他扯到榻上,熟悉的温度和气息扑面而来,令他不由得激动。关羽揽住刘备的腰身,吻住他,顺势解开松散的衣带。

半载未见,也说不上谁更思念些,亲吻间关羽只觉得大哥瘦了许多,原本温润的面部有了棱角,突兀的颧骨衬出几分威严和冷漠。但他宽厚的手掌仍然能找到那些弧度,这具身体就如同这个人,并没有变。

刘备喉中的喘息急切了些,几滴汗顺着轮廓流入发间,他颤抖着纠缠着身上的人,牙齿狠狠咬在对方颈侧,似是要把自己的印记刻入对方体内,残存其中。他张开嘴,费力地想说些什么,却又只是寻着关羽的唇,用力吻回去。

两人的厮磨声让本来清冷的屋内迅速变得炙热而暧昧,空气中弥散着甜腻的气味。关羽的长髯披洒在刘备的胸口,不住地瘙痒,他搡着对方的肩膀想要将他推远,却被更加坚定地拥在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。

一番折腾后,二人熄了烛火,相拥而卧。关羽温存地亲吻刘备的鬓角和耳根,用臂膀将其整个圈起来,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依赖感。

困意袭来,刘备在恍惚中喃喃问道:“自你我弟兄结义到现在,有多久了?”

“十六载有余。”

“十六载……云长已过不惑了吧。”黑暗中,两人都在寻找对方的眼睛,目光相接时,关羽看出些似懂非懂的暗示。

“半载当真不久。”

“半载……当真不久……”关羽重复着蓦地露出笑意来,那股沉闷的笑声自耳边传入,回响在刘备心中,“是啊,半载无法改变什么,羽之忠心一如当年。”

刘备的肩膀有片刻的僵硬,随即便放松下来,他在关羽的怀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缓缓睡去。

这不是二人第一次相拥入眠。

回想许久以前的日子,在他们还是茫茫讨贼大军中的沧海一粟时,兄弟三人居无定所,更不要说自己的势力。他们躺在一张榻上,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体温。
关羽靠外,三弟靠内,大哥睡在中间。三弟睡觉总不老实,呼声震天,一夜要将人踢醒三四次。

所以渐渐的,大哥习惯性的将头侧向他这一边,然后是肩膀,手臂,最后干脆侧过来贴在他的身上。关羽要比大哥高上不少,这样的姿势就像是将他整个人裹起来。
但这样的机会并不多。有时是自己夜读春秋,忘了时辰,一直看到鸡鸣;有时是大哥为了军饷和部队苦恼得彻夜无眠,就坐在桌边将就一晚;还有时三弟深夜习武,满院都是风声,或者拿出偷藏的酒坛,喝的酩酊大醉。

所以关羽十分珍惜与大哥同榻而眠的机会。他会用手捂住大哥的耳朵,或者试图抚平眉间那自初见便深沉的刻痕。

那段时光艰苦且漫长,饥荒、战乱,饿殍遍野、血流漂杵。一顿好觉,便是一天最大的期望。

纵使这样,关羽仍坚信,那时只是时机未到,大哥总有一天会成就大业。

次日清晨,两人悠悠转醒,关羽看着枕边人睡眼惺忪,只觉得不甚真实,他抚摸着刘备的鼻梁和眉骨,一寸一寸寻回内心的安宁,在其额头印上一吻而后轻轻唤道:“大哥,时辰不早了。”

刘备揉弄眼睛,心中诧异云长今日怎的如此温存,但也只是轻哼两声,默默享受。

二人又耳鬓厮磨了半晌,才依依不舍地洗漱更衣。

关羽一边系上衣带,一边询问刘备今后的打算,却未闻声息,疑惑中后头,只见对方盯着自己眼光暧昧不明。
关羽下意识摩挲脖颈,不解地问道:“大哥为何如此看羽?”

刘备只是笑着摇了摇头,拦过对方,踮起脚尖,在颈侧某个让关羽觉得火热的地方轻吻。

关羽怔了片刻,随后笑出来,其中多少带点无奈。

他待刘备松开他后大步流星走向门前,伸手为其推开大门。屋外是一片晴好,刺目的阳光让关羽眨了两下眼,才适应过来。他让开身子,看着刘备心悦那片晴空朗朗,此时只有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希望大哥今后的道路都是这般云开雨霁。

===END===

评论(2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