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骨头XD

人傻,心眼小,脾气又不好

【郭贾】圆缺

中秋贺,一时的脑洞,写成蛋疼的意识流并非我愿
私设有,正史里没有记载贾诩的夫人,所以就私心地写成了郭氏,求轻点打
======
“大人,夫人送月饼来了。”

侍女怯怯的声音让贾诩抬起头,他望向门外,遥遥看到一个娴静的身影孤零零地立在院内。

放下竹简,贾诩迈步走出房门,身后的侍女匆匆追上,为他披上厚实的外袍。

行至院内,未等他说些什么,郭氏先一步迎上来,急声言道:“大人,这秋夜甚寒,你不必亲自……”

贾诩摆手示意她无需再言,宽慰道:“无妨,我也许久没有赏月了,你陪我四处走走罢。”

郭氏像是得到了恩惠,素静的脸上流露出惊喜,她轻轻颔首,乖巧地跟在贾诩身后。

清亮的月光铺了满地,秋风瑟瑟,树影摇曳,拼凑出些看不出美感的图案。

贾诩信步走着,却不抬头看月亮,很久以前他便对这些祝愿和寄托失去了兴趣。团圆,不过是幸运者的自我宽慰,那些在战乱中流离失所的人,又怎会在乎天上的月圆不圆呢。

或许他是老了,竟也会感伤起来。

贾诩停在石桌前,转身坐在石凳上,郭氏聪慧地放下手中的食盒,拿出碟月饼和一壶温酒。贾诩接过酒盏,径自斟了一杯饮下去。

“王上的身子每况愈下,也不知能不能熬过今年。”贾诩的声音很轻,郭氏愣了愣,才知道这并不是与她说话。

“现下局势不稳,丕公子恐怕难掌大权,但除了他,又无谁能继承这基业。”

“三年?五年?宫内迟早要乱,只是这又与我有何干系。”

或许他是老了,不然温酒入喉,怎么暖的只有肠胃,双手却还是冰凉的。

贾诩抬头,映入眼中的是漫天星宿,他会些占星之法,却懒得解开那些星图。

“我有预感,今年年末……不,明年,明年注定不会太平。”

“也不对……乱世中哪会有太平。”

又饮下一杯,贾诩看向斟酒的郭氏,女人欲言又止,却不敢抬头,那样子或许是在怜悯他这个孤单的人。

或许他是老了,但并不孤单,只是活得太久了。

“奉孝……”

“郭奉孝,你怎么没料到我竟活了这样久。”

郭氏霎那间抬头,深深看了他一眼,又收回目光,缄默不语。

“文和——”贾诩听到有人叫他,那是郭嘉的声音,他清楚得很,也清醒的很,所以没有试着去回应。

“老头,谁会知道你是祸害遗千年的命。”那声音调笑着,一如当年那般清狂。

“不过……又有什么不好?”

或许他是老了,不然怎会想要反驳这子虚乌有的幻想。
“自然不好,没了知音,这乱世、这王朝又与我有和相干?”

“文和……你竟只把我当做知音?”

贾诩几乎能感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,带着酒气的呼吸撒在耳后,他忍不住笑骂“滚开”,却听得一声惊呼,回首看去是郭氏惊慌的面孔。

“大、大人……”

贾诩目光冷下来,他摇了摇头,瞥了眼酒盏中的月影,将其一饮而尽。

“罢了……罢了。”他叹息着,“今年的月,终归不够圆。”

或许他是老了,不然怎会如此盼望团圆。
===END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