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骨头XD

人傻,心眼小,脾气又不好

【辽吕】白门楼

天边的夕阳红得像是城外曹兵连营的篝火燃烧了天空,竟然让寒冬腊月都有了闷热的窒息感。街边的人家已经没有几个敢开门做生意,整个下邳如同空城一般死寂。

“张将军?”

迎面而来的人出声问候,张辽回过神见是吕布妻子,便欠身行礼道:“夫人唤某何事?”

她愣了一下,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回答,踌躇片刻说道:“妾冒昧问将军一句,此战……可有胜算?”

张辽缓缓呼出一口白气,漠然的双眼看着这个不安的女人,“战场征伐之事,夫人就别过问了。”

“将,将军!妾只是忧心……”

“夫人,”他打断,“城中众人同生同死,此时偷生怕是不易。”

“将军何必说得如此……”

张辽没有再听,径自离开。他本就是要去吕布的住处,不便于与其妻室耽误太长时间。

 

吕府门前甚至连个卫兵都没有,他听院内没有声音,便高声呼到:“主公,张辽拜访!”片刻后,一句微不可查的“进来”传出,沙哑的像是迟暮的老叟。

“主公,唤我何事?”刚进门,张辽便皱紧了眉,屋内没有点灯,浓郁的酒味熏得人头脑发昏,吕布斜躺在床榻上,酒坛杯樽扔了一地,他像是老了几十岁,眼窝深陷发髻凌乱,虽然身体仍然如往常一般健壮,只是精神却似枯死的树木,只等着最后一场风浪将其摧毁。

“过来……”吕布半阖着的双眼微微抬起,他招了招手,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。

这让张辽有些不舒服,曾经两军阵前意气风发的勇将,即使落入山穷水尽的境地也不该如此颓唐。他闻言也只是向前一步,站在榻侧不动,身姿笔挺仿若顶梁的石柱。

吕布也没较真,随手拿起一只酒盏往口中倒,却一滴酒也没有了,他舔舐着杯沿残存的味道,半晌才低声问:“曹军围了多久了?”

“三月有余。”

吕布冷哼一声,“下邳城内粮草已尽,侯成小儿又缚了陈公台迫我投降,如今已算是穷途末路了,文远不寻机会提早降曹谋取出路,反而留下来陪着我这个将死之人,为何?”

虽是问他的话,吕布却始终未曾抬头看张辽一眼,像是个寂寥到极点的人,在深夜未眠时自言自语。

“在世为人臣,便要有始有终。”他想也没想,回答得干脆,淡然得仿佛本该如此。

“始……终……”吕布沉吟片刻,又问,“当年你为何追随我?”

“主公驰骋沙场英勇非常,如鬼神之将的风采令人敬仰。”

张辽话音未落,便见吕布抬起头,无神的双眼看向他,目光没有猜疑或者嘲讽,只是过于颓然悲伤,一点不像这人该有的眼神。

“主公……”一股忧伤渐渐爬上心头,像是从久远的不清明的记忆中缓缓淌出来,一点一点侵占本已不再波澜的心绪。

“罢了,我今日唤你来是为了告诉你,我打算明日便向曹孟德投降。”

张辽垂下眼帘低声应到:“末将明白。”

吕布点点头,将床榻的酒樽统统扫落在地,他见张辽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怕是在等接下来的吩咐,便自顾自的站起来,步伐凌乱地走了两步到张辽面前,堪堪抓住对方衣襟才稳住身形。

“我叫你过来你不来,还得麻烦我自己走。”吕布口中的酒气喷洒在他脸上,“文远……今夜别回住处,就睡我这吧。”

张辽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表情,他只觉得一片干燥的嘴唇贴了上来,紧接着滚烫的舌头不由分说地闯入,如同一颗石子坠入古井,却搅起惊涛骇浪。

这甚至是张辽从未敢肖想过的,沙场上如同修罗在世的男人此时就紧紧贴着他的身体,唇齿纠缠,他能感觉到对方焦躁的舔舐,迫切的索求。

他不敢置信地伸出手,几乎是颤抖着抓住吕布的肩膀,猛地将他推到在榻上,俯身压上去紧盯着他瞪大的眼睛。

“张文远啊,张文远,”吕布在片刻的惊讶后哑然失笑,“没想到你居然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张辽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表面的平静消失殆尽,他几乎要捏碎手下的肩胛骨。

“呵,你问一个将降之将为什么?反正明日便是死期,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我今夜与谁共度,又做了什么。”吕布笑了,颓废的脸上慢慢又浮现出惯有的嚣张气焰。

张辽眉间浮现出哀伤与决绝,他摇了摇头口中却低低说了声:“对……”

如果生与死都能够抛弃,那么曾经的执念和无奈都可以土崩瓦解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张辽其实很早就已经明白,自己怀中的人并非地狱恶鬼般百痛不侵,没有远大的抱负,高尚的人格,刚愎自用又反复无常。只是年少时战场上的一瞥,某一刻的心动,驰骋沙场的豪情,让他深刻的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人,一时,一世。

“主公别怕,我陪你一起死。”

  

翌日,白门楼。

“张将军,你呢?”

“败军之将,无话可说。”

“哈哈哈!何言‘败军之将’?我久慕将军高义,今日若能收入帐下实乃幸事!”

这一刻,张辽心中一片空洞,剧烈的不安如蜿蜒游走的毒蛇爬上咽喉。

“曹公……!”

曹操没有理他,招了招手,两边走上数个侍卫将吕布和陈宫拉下去。鬼神之将口中嘶吼着,挣扎求取最后的生机,凶恶的咒骂声中,张辽分明听到一句低哑的暗语:“别死的太早。”

他猛地回头,只捕捉到一个背影。他盯着那个高大却狼狈的身影消失,良久良久,直到双目生疼,仿佛要瞪出血来。

 

真三七的脑洞,外带史向填充,权当是一桩美好的幻梦吧。

完整版:https://card.weibo.com/article/v3/editor#/history/288066

手机端网址见评论,不过真的有人看吗?质疑。

PS:总觉得不应该没人吃吕布受吧……奇怪

评论(1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