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骨头XD

人傻,心眼小,脾气又不好

【ALL玄】相性一百问——亮玄

作为一个吃ALL的厚颜无耻之徒,只能说一句多cp缓慢更新,拒绝撕逼,也没指望着世界和平。

亮玄
骨:由于小孙将军犯傻要去再战合肥,东吴朋友们暂时回去了,所以鄙人今日将咱们陛下和丞相请来,开季汉专场啦!哎哎哎,曹魏那边不用给镜头!

1 请问您的名字?
骨:鉴于玄德公是熟面孔了,丞相介绍一下自己吧。
亮:诸葛亮,字孔明,号卧龙。
 
2 年龄是?
玄:47岁。
亮:27岁。
骨:这个年龄差我喜欢。
 
3 性别是?
亮:男性。

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
玄:【笑看诸葛亮】
亮:谨慎有余而魄力不足。
骨:【看向观众席】和您作战过的将军们都不太认同啊……
 
5 对方的性格?
玄:谦和有礼,进退有度。
亮:百折不挠者当成大事。
 
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亮:隆中草庐。
玄:当时可是冬天啊。
骨:丞相不心疼一下主公吗?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飞:怎么不说心疼一下俺和二哥?
 
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玄:如此惊才绝艳,不枉我三顾茅庐。
亮:饱经风霜却还野心勃勃的眼神,我平生还是第一次见。
 
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?
亮:能这般信我,惜我。
玄:大概是因为孔明总能让我在束手无策的时候看到希望吧。
 
9 讨厌对方哪一点?
亮:无法看透主公使我很不安。
骨:看不透?
亮:主公是那种让人以为自己能轻易看透,却又经常出人意料的那种人。
玄:我倒说不出什么孔明讨人厌的地方。
 
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玄:好,初见时便觉得好。
骨:玄德公你这样说,关将军在台下都要炸了。
 
11 您怎么称呼对方?
玄:先生,丞相,孔明。
亮:主公,王上,陛下。
骨:丞相你也不叫字吗?
亮:【微笑】
骨:【看向台下】哦……
 
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玄:我在称呼上向来没什么要求。
亮:亮?
玄:嗯……也好。
骨:喂,不懂你们君臣啊。
 
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您觉得对方是?
玄:孔明是光啊,总能为我驱散黑暗。
亮:主公是一根稻草,最不起眼却也最坚韧。
骨:你们就是不说动物,是吧?
 
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您会送?
玄:草帽?虽然之前送过被拒绝了。
亮:非也,那顶草帽臣拜托张将军拿出来了,一直珍藏着。
玄:哦,我说益德怎么突然问我要这些东西。
骨:那丞相呢?
亮:锦囊妙计?
骨:犯规啊,这个不算。
亮:【笑】新野七年那般安稳的生活。
 
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玄:孔明便是上天予备最好的礼物。
亮:亮愿效犬马之劳!
骨:那个那个,工作人员麻烦控制一下季汉观众的情绪啊……哦对,并没有什么工作人员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羽:大哥!你忘了东征西讨这半生的情分了吗?
云:主公!云不求在主公心里能占到怎样的地位,只求公孙帐下秉烛夜谈时您句句是肺腑之言啊!
香:刘大耳!没想到你竟是这般见色起意之徒,我当初嫁给你真是瞎了眼!
法:呵呵主公,益州之战时我屡次问起诸葛孔明也没见你有这般情深意切。
禅:【泣】父亲……您也说过阿斗是上天赐来最好的礼物啊……
庶:【泣不成声】能再见主公已是庶今生莫大的庆幸,我还敢再奢求什么?
曹魏众人:喜闻乐见,哈哈哈!
 
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?一般是什么事情?
骨:苍天,我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因为现场感情事故而意外丧生的主持人……二位快回答一下这道题缓解一下气氛。
玄:每次孔明昼夜操劳,我都于心不忍。
亮:主公不听从计策时总让我有种挫败感。
 
17 您的毛病是?
玄:在某些方面,我也是很固执的。
亮:过于谨小慎微。
 
18 对方的毛病是?
玄:孔明会在一些琐事上较真。
亮:臣不敢妄议。
骨:丞相你方才都妄议许久了。
 
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?
玄:孔明处处为我着想,我也没什么不快的。
亮:主公有时会刻意忽视我。
骨:嗯?有这事?
亮:毕竟关将军才是主公挚爱啊。
骨:我真的会意外丧生的,丞相。
 
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?
玄:就如同孔明说的那样吧。
亮:只要我不顺着主公的意思,他就会生气。
玄:哪有……
骨:啊?真的吗?
亮:特指私事上。
  
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?
亮:能来参加这节目的程度。
骨:能回答后五十问的程度?
玄:喂……你们两个……
 
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
亮:我觉得是成都。
玄:啊,益州之战后。
 
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?
亮:主公终于愿意接受我了,几年的努力算是没有白费。
玄:孔明挺开心的。
骨:那玄德公呢?
玄:……嗯,开心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法:这时间……?
 
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?
亮:在那之前我与主公还是君臣关系。
玄:孔明很守君臣礼节。
 
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?
玄:嗯……林间,湖畔之类。
亮:书房。
骨:玄德公,你上一期还说不经常在书房待客。
玄:咳……孔明不算客。
 
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?
玄:不带随从偷偷潜入他的宅邸。
亮:奏曲一首助兴。
骨:玄德公真是不安分啊。
 
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?
玄:我,孔明只能算是暗示。
亮:【笑】好。
 
28 您有多喜欢对方?
玄:毫无芥蒂的托孤。
亮: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
 
29 那么,您爱对方么?
亮:如果主公不觉得臣逾矩的话。
玄:自然。
 
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?
亮:主公露出疲态说“算了”。
玄:问我相不相信他的时候。
 
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,你会怎么做?
亮:我想我已经用行动证明过了。
玄:以己度人吧。
 
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?
亮:君子应知审时度势。
玄:……可以。
骨:要我说,二位都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 
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?
玄:肯定是批改公文耽误了,不去找他恐怕要等到明天。
亮:主公倒向来准时,莫非是政务轻松?
玄:……呃。
 
35 对方性感的表情?
玄:运筹帷幄,力挽狂澜的时候,仿佛天下的事都在他掌控之中。
亮:站在城墙上眺望自己的河山之时。
骨:好好好,模范君臣,不懂你们的性感。
 
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?
亮:主公走在前面时,转身握住我的手。
玄:探讨天下大势时孔明偶然瞥过来的一眼。
骨:是因为玄德公走神了?
玄:……
 
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?
亮:任何能让主公信任我的事。
玄:捷报传来时的相视一笑。
 
39 曾经吵架么?
玄:和孔明吵架很难呢。
骨:一般都不会发展到吵架的程度吗?
 
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?
亮:一般主公听不进去时我就住嘴了。
骨:有冷战吗?
亮:很短暂,因为终归主公还是需要我。
 
41 之后如何和好?
玄:一般都是我的错嘛,去道个歉就好了。
骨:我知道丞相一定会接受的。
 
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?
玄:这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。
亮:【苦笑】
 
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?
亮:主公需要我的时候。
玄:不夸张的说,每时每刻。
骨:哇……
玄:你以为我之前说的暗示是什么?
 
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?
亮:细微处的关心。
玄:特权和信任。
 
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“已经不爱我了”?
玄:去找他时偶染微恙的推脱。
亮:大敌当前不再用满怀期待的眼神望向我。
骨:那……看向谁了?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法:【冷哼】我啊。
 
46 如果死亡的话希望在对方之前还是之后?
亮:之后,无论再来几次,我还是会为了季汉大业鞠躬尽瘁。
玄:虽然很不现实,但我会努力多活几年陪着孔明的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禅:呜……父亲,相父……儿臣对不住你们……
姜:【搂住】陛下,臣和丞相一样,定会夺回属于汉室的江山!
 
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?
玄:都会有的。
亮:【微笑】
 
48 您的自卑感来自?
玄:身高,或者年龄?
亮:学识。
骨:真是学无止境啊。
 
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?
亮:公开的秘密。
 
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?
玄:如果人死那天是永久的尽头,那么当然维持到了永久。
亮:生生世世。
 
51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亮:攻。
玄:受。
骨:完了,又到后五十问了,我已经提前开始害羞了。
 
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玄:年龄吧,况且我也很久不上战场了。
骨:但是丞相看起来文文弱弱的。
玄:别以貌取人,他可不好欺负。
 
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亮:满意。
玄:其实我不怎么在乎这些。
 
54 初次H的地点?
玄:我的宅邸。
骨:嗯……嗯?玄德公称帝之后换床榻了吗?
玄:没有,我作为帝王还是满节俭的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禅:【冷汗】伯约……我考虑着是时候换张龙榻了。
姜:【浑身冷汗】臣这就去办……
 
55 当时的感觉?
玄:我一直在试着放空。
骨:为什么,丞相技术不行?
玄:非也,我只想让自己更加沉沦罢了。
骨:【困惑】嗯……
 
56 当时对方的样子?
玄:温柔……谢天谢地我完全溺死在他的双眼中了。
亮:终于缴械投降的敌将,我却几乎不忍心杀他了。
骨:【挠头】嗯……
 
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?
玄:抱歉。
亮:嗯。
骨:其实从刚刚开始我就听不懂二位在说什么了,而且这些话题很沉重吗?
 
58 每星期H的次数?
亮:一次。
骨:当时玄德公已经是不得不节制的年纪了?
玄:嗯……其实我政务很繁忙。
 
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玄:如果年轻十岁每天一次都没问题。
骨:玄德公好好保重身体啊,曹魏那边已经有前车之鉴了。
 
60 那么,是怎样的H呢?
玄:精神上的知己,没料到身体上也是这般契合。
亮:就如同相伴百年的夫妻,有一种无言的默契。
 
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?
骨:丞相说说自己吧。
亮:手指。
骨:咦?
亮:偶然一次主公开玩笑咬我的手指……
玄:【满脸通红】……咳咳。
 
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?
亮:耳垂,随便揉一揉主公就受不了。
玄:【红晕未退】那是你手法的问题……
骨:那丞相呢?
玄:真的是手指。
 
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?
玄:燎原烈火中一眼甘泉。
亮:甘愿溺死在水中的鱼。
 
64 坦白的说,您喜欢H么?
玄:【沉吟片刻】……嗯。
骨:玄德公你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。
 
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?
亮:寝宫,书房。
玄:军帐里也有几次,嗯……还有后花园的湖心亭。
亮:还有主公最喜欢的芙蓉花丛。
骨:【脸红】好好好,打住,我们进行下一题吧!
 
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?
玄:唔……
亮:永安宫如何?
玄:好啊。
 
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?
骨:前后都有是吧,那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呢?
玄:没有,一般孔明洗好了才来找我。
骨:不在一起洗吗?
玄:如果我去找他,偶尔会一起。
 
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?
亮:没有。
玄:我没有这个习惯啊。
 
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?
骨:除妻妾外,上一期说过喽。
玄:【苦笑】嗯……
亮:没有。
 
70 对於「如果得不到心,至少也要得到肉体」这种想法,您是持赞同态度,还是反对呢?
玄:仅持原有态度。
亮:智者千虑必有一失。
骨:丞相的意思是赞同喽?
  
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,您会怎麽做?
亮:【看刘备】出兵?
玄:其实我在想哪有那么大胆的人。
骨:也许是敌国呢?
玄:那就不是私怨而是国仇了吧。
骨:想想还真是风雨飘摇的国家。
 
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?或是之后?
亮:很难说……或许是之前。
玄:都会有一些。
  
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「我很寂寞,所以只有今天晚上,请…」并要求H,您会?
亮:好言相劝。
玄:仔细想想,我怎么会有那样的朋友?
 
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?
亮:只是对于主公来说的话,很擅长。
玄:说不上擅不擅长。
 
75 那麽对方呢
亮:在我看来,主公很擅长。
玄:就像他说的那样。
 
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?
玄:也没什么特别希望的。
亮:如果主公能够主动告诉我哪更舒服的话……
玄:【急忙】想都别想!
 
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?
玄:严肃认真的脸上突然流露出温和的笑。
亮: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。
 
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?
亮:非要说的话,这是败坏品德的行为。
玄:……下次这种问题就不要问我了。
 
79您对SM有兴趣吗?
亮:我对此不感兴趣,但主公似乎有。
骨:啊?玄德公你怎么改性子了?
玄:【看向一边】胡说……
 
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,您会?
亮:应该是关将军或者赵将军回来了,我尽量不过问。
玄:去请医生。
亮:有这么严重?
玄:你我应该都知道,这事有多难戒。
 
81 您对强奸怎麽看?
玄:不怎么看,汉律中不已经明令禁止了吗。
亮:世风日下,道德沦丧。
 
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?
玄:应该说结束后更痛苦。
骨:比如呢?
玄:食髓知味。
骨:【脸红】哦……好吧好吧,玄德公注意身体,丞相呢?
亮:如果主公克制一下,不随口谈政事就更好了。
玄:【惊讶】我没有!
亮:【盯】
玄:我……应该没有吧……
 
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,最令您觉得兴奋、焦虑的场所是?
玄:后花园的湖心亭,那里四面通透而且当时还叫了阿斗来说话。
骨:我非常在意,二位为什么要在那时候……
玄:那回忆太糟糕了,我不想提。
 
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?
亮:有时候忙到深夜,主公会来把笔夺走,斥责我不顾惜身体。
骨:丞相你管这叫诱惑?
亮:然后一边索吻一边解衣服,把我按在榻上之后骑上来……
骨:【沉默半晌】……啧,为何我要来主持这档节目,我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……这体位……不,我不能再往下想了!
  
85 那时攻方的表情?
玄:呆了一刻就进入状态了,果然年轻身体就是好。
亮:主公也完全不像操劳一天后的精神状态。
 
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?
亮:我自认为没有。
玄:确实如此。
 
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?
玄:我们……可以跳过这题吧。
骨:【呆滞】那如果呢……如果丞相用强的……
玄:反抗,然后再认真思考一下托孤人选的问题。
 
88 对您来说,「作为H对象」的理想是?
玄:同舟共济,患难之交。
亮:相敬相爱之人。
骨:二位这明明是择偶标准。
 
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?
亮:完全符合。
 
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?
骨:二位畅所欲言,什么羽扇、稻草、毛笔、竹简都无所谓,反正我已经不要脸了……
玄:多谢你的提议,或许可以考虑尝试一下。
 
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?
亮:新婚夜。
骨:除妻妾外呢?
亮:益州之战后的成都。
玄:青州……咳,别再让我细说了。
 
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?
亮:是。
玄:……不是。
 
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?
玄:手心到手腕的部分。
亮:脸颊。
骨:有什么情结在吗?
亮:那是主公第一次主动亲近我。
 
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?
玄:嘴唇,有时看他口若悬河,侃侃而谈就想知道这么一张嘴吻起来是什么感觉。
亮:腰侧,那里也很敏感。
 
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?
亮:适中的速度,不能太快也不能慢。
玄:孔明喜欢让我含着他的手指。
  
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?
亮:【悲叹】一直这样做下去,主公就不会想离开了。
玄:那根本就是除了爽死了之外根本没办法想事情的状态。
 
97 一晚H的次数是?
玄:一次,偶尔闲暇会多做几次。
骨:那最多的时候是几次?
玄:三次,这还是一整天的量,不能再多了。
 
98 H的时候,衣服是您自己脱,还是对方帮忙脱呢?
玄:应该是自己脱的吧。
亮:可我的衣服都是劳烦主公动手脱的。
玄:【思索】我有那么……急不可耐吗?
 
99 对您而言H是?
玄:所有无法说出口的情感的表达方式。
亮:进一步了解主公的途径。
 
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
玄:若有来生,白帝城之后的日子我也想与你一同走完。
亮:永生永世,亮只有玄德一个主公。
————观众席————
飞:好,结束了!哎,二哥你脸怎么黑了?法军师,你脸色也不好看啊?
法:我……似乎想明白了点事。
姜:【慌张】陛下,臣先回成都将皇宫重新整修,过几日再回来。
曹:老看刘大耳家事怪没意思的,要不咱们去合肥,和东吴那几个小子玩玩。
云:骨头,下一期究竟是我还是徐元直,你决定好了没有?
骨:不……我已经不再是我了,节操、事业、前程甚至是下限都离我而去……也许这辈子都不能成为一个正经写文的写手了……嘤嘤嘤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80)